【CGR2同人小说】星星的刻印

天子

世界正在扭曲,星刻,是的,我知道,世界正在扭曲……

“将天子陛下出卖给布里塔尼亚?”我轻声地呢喃着,语气中没有一丝震惊。

是的,没有一丝震惊,从他们把我带入宫中的那一天,那一刻起。修奈泽尔缓步走下飞机,那笑容看起来无比的虚假,就和站在他面前的那七个称不上男人的家伙一样虚假。

数年来,他们站在天子陛下的背后操纵着整个中华联邦为他们的享乐所服务,他们坐在用无数百姓尸骨编织而成的垂帘之后,践踏着每一个人。而现在,他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又打起了他们的玩具的主意——天子陛下将要嫁给布里塔尼亚第一皇子!

而这交易的另一头则是一纸虚妄的和平协约和这些不是男人的家伙的高官厚遇。

是的,世界正在扭曲……黎星刻啊,黎星刻,你究竟一直在守护的是什么玩意啊!我意识到了修奈泽尔投过来的视线,他也许并没有在看那七个假男人或者是我。因为我知道,他的视线并没有在这小小的机场上停留,而是投向了中华联邦更广阔的领土。虽然修奈泽尔在微笑,但是我知道那眼睛里的光芒是只有饿狼才会有的。
“大宦官们已经和修奈泽尔之间达成了秘密协议。”

我只是听着,只是听着而已,思绪却并没有停留在这狭小的密室之中。

“依靠这次联姻和领土割让,大宦官将获得布里塔尼亚的爵位。”

“爵位?为了地位而卖国?”这并不是质疑的口吻,因为这几乎是我所知道的常识。

“人民该怎么办?”

“大宦官必须死!”

“没错,哪怕是提前执行计划也要破坏联姻。”四周的同志响应着。

“但是,如果现在发动政变的话就意味着和布里塔尼亚之间的战争。”

“究竟该选择和平,还是……”看似平静,然而我的内心却泛起了涟漪……那时的场景又浮现在了眼前。

“可是天子殿下,这奴才对囚犯施予了不必要的同情。”
当时,我负责看管一名刺杀天子陛下的刺客,那个刺客在被抓住后,卫士们受大宦官的命,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被丢在水牢里三天三夜。因宫内人手紧缺,(可笑的是,大宦官家里养着成百上千抢自民家的妇女,而这些家伙却连男人都不是)我被大宦官派去一个人看护这名犯人。

当值的第三天,我见这刺客奄奄一息,就问御膳房拿了一些丢掉的食物丢给了水牢下的刺客。没想到正巧被路过的太监抓了个正着,到大宦官那里告了一桩。

于是我就抓起来准备送交刑场处决,却正好碰上天子陛下路过。

“依法,这男人应该死罪。”

“太奇怪了,这样太奇怪了,这个人明明做了好事。”是天子陛下,这声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和那个夜晚在星空中的刻印。
“是的,天子陛下赐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也要为了保护您而……”真可笑,大宦官也给予了我一次生命,我却完全无法激起感恩的心。那是这个国度一年又一年的饥荒中的毫不起眼的一年,母亲为了给父亲、我和妹妹留下更多的口粮,饿死在大宦官的官邸前,那天大宦官拿出了相当于自己家一只狗一天的口粮价值的粮食美其名曰赈灾。父亲后来死在了和灾民争抢馒头的混乱中,留下了我和妹妹相依为命。再之后,为了活下去,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大宦官的官邸前,把自己出卖给了大宦官,换来的仅仅是妹妹一年的口粮而已……

“我也想去外面!”

“外面?”

“朱禁城的外面有大海,有学校,有热乎乎的食物,还有叫做朋友的存在……”外面也有丑恶,有犯罪,有饥饿,有死亡。这些是天子陛下所不知道的,当然也是那群不是男人的家伙所无视的。妹妹啊!我记得离开她身边的时候,她也就天子这般大而已……

“我明白了,总有一天我会将天子陛下带到外面去!”

“真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许只是自己骗自己,也骗了救我一命的天子陛下。

“作为您赐予我生命的回报。”我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我所约定的对象是那个拉着我的袖口不让我走的妹妹。意识到眼前是天子的时候,我做了说明:

“恩,外面是用这种方式结下约定的。”

天子陛下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稚嫩的小手,伸出小拇指看了又看,随后递了过来。

“拉钩钩,你会回来接我的,骗人的是小狗,星刻哥哥!”
我确实回去过,就在被天子陛下救起的前几个月,也找到了我的妹妹,但是一切都太迟了。离开妹妹后,先在大宦官家里当了三年杂役,然后被大宦官推进了皇宫干了七年。十年后,当我回去找妹妹的时,我见到的只是一个形容枯萎的病人,她就快死了。

那病很常见,在烟柳之地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任何一个妓女都会得的病,但是没人给她治病。我痛恨我自己,我当时不该丢下妹妹一个人的,在我离开后不久,妹妹就被大宦官派去的打手送去了妓院,而那些口粮被完好无损地回收进了大宦官们的粮库。那时她还那么小,却不得不为了活下去而接待客人,就那么屈辱地活了十年,终于等来了和她拉钩钩的哥哥。

“妹妹,我来了。”

“哥……你终于没有……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妹妹从肮脏的被子里伸出瘦弱的手,那根因为营养不良而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小拇指格外显眼。

“我回来了,妹妹,我带答应过你,我们去看海,我们去上学校,我们吃热乎乎的食物,我们结交我们各自的好朋友。星星见证我们的刻印。”说着话的时候,眼泪喷涌而出,此时不知怎么地,我想起和另一个女孩的约定。

“恩,约……约……定了哦……”妹妹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甚至都没有完成最后一次誓约,她甚至都没有力气死在我的怀中。
“究竟是为了拯救天子陛下,还是缔结这虚妄的和平呢?”站在朱禁城的城墙上,我望着星星如是想着,离和天子陛下约定和妹妹死去的那一年已经又过了那么久了啊!我真是一个没用的家伙,到头来对谁都完成不了那神圣的誓约。

“医生,还有多少时间?”

“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

而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的考虑权衡都是在浪费的宝贵的时间。

“到外面去吗?”我轻声呢喃着,夜晚的风吹拂而过,不知能否把这话语带到天子陛下的耳边。她又是否记得那个约定呢?我抬头看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地似乎在眨着眼睛,和妹妹许下约定也是在这么一个清澈晴朗的夜晚吧,在星星上刻下印记。

这一刻,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了啊!为了人民也好,为了自己也好……
啊……世界正在扭曲,而我就是纠正它的人,因为我是黎星刻。

“我质问,天之地,地之吼,人之心,究竟有何凭据将这婚姻视作中华联邦的意志!”我拔出剑,我要履行那对群星许下的诺言。

“你疯了吗?星刻。”

你算什么东西,“闭嘴,赵皓。”你从我身上夺取了太多东西,我的父母,我的妹妹,和那些我视作珍宝的最重要的东西,现在你竟然为了自身的享乐,出卖我誓言保护的人。像把我妹妹卖去妓院那样,把天子陛下卖给布里塔尼亚。

“我代表所有人民,对这桩婚姻提出异议。”真是奇怪,我凭什么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更何况我曾经是和大宦官们一样丑恶的存在。虽然我一直以来心系着忍饥挨饿的人民,但是我又何尝不是为了生存而和大宦官们一样喝着他们的鲜血。可笑,为什么现在我想着的只有天子陛下。

“拉钩钩,你会回来接我的,骗人的是小狗,星刻哥哥!”不,浮现在脑海中的这句话并不是全部原因。

天子陛下也长大了啊。曾经那个伸出小小的小拇指的小女孩。

“正是现在,我要……”大宦官们嚷嚷着切断转播,而我根本无心关心这个,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实现那个星星的刻印。

“大逆不道,竟妄想将天子陛下占为己有。”

可笑,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如果我还可以的话,是啊,如果我还可以的话,我会想吗?那个约定难道仅仅只是出于对自己妹妹的愧疚之情。是啊,我根本不知道这行为是否顺乎天子陛下的圣意。也许天子陛下早就忘记了六年前的誓约,以我的心所发出的誓约,那星星的刻印——将天子陛下带到外面去,去看海,去上学校,去吃热乎乎的食物,去结交好朋友。

“星刻!”

那一刻,我呆住了,远远地我听见了天子陛下稚嫩的喊声,也看见了那只挥动着的小拇指。

原来,天子陛下都还记得,一切都还记得。而我呢,竟然忘却了……“恩,约……约……定了哦……”妹妹的手无力垂下。而我竟然忘记了那星星的刻印。是啊,不是已经发誓不会再让那小拇指再从自己眼前垂落了吗?是啊,不是发誓要保护自己唯一重要的事物了吗?

不,天子陛下不是妹妹的投影,他是属于我的唯一仅存的闪耀着的宝物——星星的刻印。

是啊!其他都不重要了。脑中莫名浮现出对于我而言最恐怖的画面,小小的我躺在肮脏的床上,下半身无遮无拦,我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虽然害怕极了,但是,为了彼时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物,我默默地承受了那种直达灵魂深处的痛苦。

是啊,一切都不重要了,我要保护天子陛下,保护这对我而言唯一重要的事物,任何痛苦我都愿意承受,把爱深埋在心中锥心的痛楚又如何!

“我心已无一缕迷茫!”我高举起剑,向前冲去……

Comments are closed.